潍坊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甲 > 正文内容

一念永恒最新章节_ 第二章 火灶房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潍坊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第二章

    灵溪宗,位于东林洲内,属于通天河的下游支脉所在,立足通天河南北两岸,至今已有万年历史,震慑四方。

    八座云雾缭绕的惊天山峰,横在通天河上,其中北岸有四座山峰,南岸三座,至于中间的通天河上,赫然有一座最为磅礴的山峰。

    此山从中段开始就白雪皑皑,竟看不清尽头,只能看到下半部的山体被掏空,使得金色的河水奔腾而过,如同一座山桥。

    此刻,灵溪宗南岸外,一道长虹疾驰而来,其内中年修士李青候带着白小纯,没入第三峰下的杂役区域,隐隐还可听到长虹内白小纯的惨叫传出。

    白小纯觉得自己要被吓死了,一路飞行,他看到了无数大山,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抓不住对方的大腿。

    眼下面前一花,当清晰时,已到了一处阁楼外,落在了地上后,他双腿颤抖,看着四周与村子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前方的阁楼旁,竖着一块大石,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杂役处。

    大石旁坐着一个麻脸女子,眼看李青候到来,立刻起身拜见。

    “将此子送火灶房去。”李青候留下一句话,没有理会白小纯,转身化作长虹远去。

    麻脸女子听到火灶房三字后一怔,目光扫了白小纯一眼,给了白小纯一个宗门杂役的布袋,面无表情的交代一番,便带着白小纯走出阁楼,一路庭院林立,阁楼无数,青石铺路,还有花草清香,如同仙境,看的白小纯心驰荡漾,心底的紧张与忐忑也少了几分。

    “好地方啊,这里可比村子里好多了啊。”白小纯目中露出期待,随着走去,越是向前,四周的美景就越发的美奂绝伦,甚至他还看到一些样子秀美的女子时而路过,让白小纯对于这里,一下子就喜欢的不得了。

    片刻后,白小纯更高兴了,尤其是前方尽头,他看到了一处七层的阁楼,通体晶莹剔透,甚至天空还有仙鹤飞过九江市治疗癫痫病权威医院

    “师姐,我们到了吧?”白小纯顿时激动的问道。

    “恩,就在那。”麻脸女子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开口,一指旁侧的小路。

    白小纯顺着对方所指,满怀期待的看去时,整个人僵住,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只见那条小路上,地面多处碎裂,四周更是破破烂烂,几件草房似随时可以坍塌,甚至还有一些怪味从那里飘出……

    白小纯欲哭无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麻脸女子一句。

    “师姐,你指错了吧……”

    “没有。”麻脸女子淡淡开口,当先走上这条小路,白小纯听后,觉得一切美好瞬间坍塌,苦着脸跟了过去。

    没走多远,他就看到这条破破烂烂的小路尽头,有几口大黑锅窜来窜去,仔细一看,那每一口大黑锅下面,都有一个大胖子,脑满肠肥,似乎一挤都可以流油,不是一般的胖,尤其是里面一个最胖的家伙,跟个肉山似的,白小纯都担心能不能爆了。

    那几个胖子的四周,有几百口大锅,这些胖子正在添水放米。

    察觉有人到来,尤其是看到了麻脸女子,那肉山立刻一脸惊喜,拎着大勺,横着就跑了过来,地面都颤了,一身肥膘抖动出无数波澜,白小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要在身边找斧头。

    “今早小生听到喜鹊在叫,原来是姐姐你来了,莫非姐姐你已回心转意,觉得我有几分才气,趁着今天良辰,要与小生结成道侣。”肉山目中露出色眯眯的光芒,激动的边跑边喊。

    “我送此子加入你们火灶房,人已带到,告辞!”麻脸女子在看到肉山后,面色极为难看,还有几分恼怒,赶紧后退。

    白小纯倒吸口气,那麻脸女子一路上他就留意了,那相貌简直就是鬼斧神工,眼前这大胖子什么口味,居然这样也能一脸色相。

    还没等白小纯想完,那肉山就呼的一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接就将阳光遮盖,把白小纯笼罩在了阴影下。

    白小纯抬头看着面前这庞大无比,身上的肉还在颤动的胖子,努力咽了口唾沫,这么胖的人,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nbs驻马店市中心医院一病区癫痫科好不好p;  肉山满脸幽怨的将目光从远处麻脸女子离去的方向收回,扫了眼白小纯。

    “嗬呦,居然来新人了,能把原本安排好的许宝财挤下去,不简单啊。”

    “师兄,在下……在下白小纯……”白小纯觉得对方魁梧的身体,让自己压力太大,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白小纯?恩……皮肤白,小巧玲珑,模样还很清纯,不错不错,你的名字起的很符合我的口味嘛。”肉山眼睛一亮,拍下了白小纯的肩膀,一下子差点把白小纯直接拍倒。

    “不知师兄大名是?”白小纯倒吸口气,翻了个白眼,鄙夷的看了眼肉山,心底琢磨着也拿对方的名字玩一玩。

    “我叫张大胖,那个是黄二胖,还有黑三胖……”肉山嘿嘿一笑。

    白小纯听到这几个名字,大感人如其名,立刻没了玩一玩的想法。

    “至于你,以后就叫白九……小师弟,你太瘦了!这样出去会丢我们火灶坊的脸啊,不过也没关系,放心好了,最多一年,你也会胖的,以后你就叫白九胖。”张大胖一拍胸口,肥肉乱颤。

    听到白九胖这三个字,白小纯脸都挤出苦水了。

    “既然你已经是九师弟了,那就不是外人了,咱们火灶房向来有背锅的传统,看到我背后这这口锅了吧,它是锅中之王,铁精打造,刻着地火阵法,用这口锅煮出的灵米,味道超出寻常的锅太多太多。你也要去选一口,以后背在身上,那才威风。”张大胖拍了下背后的大黑锅,吹嘘的开口。

    “师兄,背锅的事,我能不能算了……”白小纯瞄了眼张大胖背后的锅,顿时有种火灶房的人,都是背锅的感觉,脑海里想了一下自己背一口大黑锅的样子,连忙说道。

    “那怎么行,背锅是我们火灶房的传统,你以后在宗门内,别人只要看到你背着锅,知道你是火灶房的人,就不敢欺负你,咱们火灶房可是很有来头的!”张大胖向白小纯眨了眨眼,不由分说,拎着白小纯就来到草屋后面,那里密密麻麻叠放着数千口大锅,其中绝大多数都落下厚厚一层灰,显然很久都没人过来。

    “九师弟,你选一口,我们去煮饭了,不然饭糊了,那些外门弟子又要嚷嚷了。”张大胖喊了一声,转身与其他几个胖子,又开始在那上百个锅旁孩子经常的出现走神的情况,而且有的时候也是会愣住,叫她也没有反应,这是癫痫吗?窜来窜去。

    白小纯唉声叹气,看着那一口口锅,正琢磨选哪一个时,忽然看到了在角落里,放着一口被压在下面的锅。

    这口锅有些特别,不是圆的,而是椭圆形,看起来不像是锅,反倒像是一个龟壳,隐隐可见似乎还有一些黯淡的纹路。

    “咦?”白小纯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后,将其搬了出来,仔细看后,目中露出满意。

    他自幼就喜欢乌龟,因为乌龟代表长寿,而他之所以来修仙,就是为了长生,如今一看此锅像龟壳,在他认为,这是很吉利的,是好兆头。

    将这口锅搬出去后,张大胖远远的看到,拿着大勺就跑了过来。

    “九师弟你怎么选这口啊,这锅放在那里不知多少年了,没人用过,因为像龟壳,所以也从来没人选背着它在身上,这个……九师弟你确定?”张大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好心的劝说。

    “确定,我就要这口锅了。”白小纯越看这口锅越喜欢,坚定道。

    张大胖又劝说一番,眼看白小纯执意如此,便古怪的看了看他,不再多说,为白小纯安排了在这火灶房居住的草屋后,就又忙碌去了。

    此刻天色已到黄昏,白小纯在草屋内,将那口龟形的锅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口锅的背面,有几十条纹路,只是黯淡,若不细看,很难发现。

    他顿时认为这口锅不凡,将其小心的放在了灶上,这才打量居住的屋舍,这房屋很简单,一张小床,一处桌椅,墙上挂着一面日常所需的铜镜,在他环顾房间时,身后那口平淡无奇的锅上,有一道紫光,一闪而逝!

    对于白小纯来说,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虽然来到了梦寐以求的仙人世界,可他心里终究是有些茫然。

    片刻后,他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期望。

    “我要长生!”白小纯坐在一旁取出杂役处麻脸女子给予的口袋。

    里面有一枚丹药,一把木剑,一根燃香,再就是杂役的衣服与令牌,最后则是一本竹书,书上有几个小字。

    “紫气驭鼎癫痫比较常见的治疗方法有几种功,凝气篇。”

    黄昏时分,火灶房内张大胖等人忙碌时,屋舍内的白小纯正看着竹书,眼中露出期待,他来到这里是为了长生,而长生的大门,此刻就在他的手中,深呼吸几次后,白小纯打开竹书看了起来。

    片刻后,白小纯眼中露出兴奋之芒,这竹书上有三幅图,按照上面的说法,修行分为凝气与筑基两个境界,而这紫气驭鼎功分为十层,分别对应凝气的十层。

    且每修到一层,就可以驭驾外物为己用,当到了第三层后,可以驾驭重量为小半个鼎的物体,到了第六层,则是大半个鼎,而到了第九层,则是一整尊鼎,至于最终的大圆满,则是可以驾驭重量为两尊鼎的物体。

    只不过这竹书上的功法,只有前三层,余下的没有记录,且若要修炼,还需按照特定的呼吸以及动作,才可以修行这紫气驭鼎功。

    白小纯打起精神,调整呼吸,闭目摆出竹书上第一幅图的动作,只坚持了三个呼吸,就全身酸痛的惨叫一声,无法坚持下去,且那种呼吸方式,也让他觉得气不够用。

    “太难了,上面说这修炼这第一幅图,可以感受到体内有一丝气在隐隐游走,可我这里除了难受,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白小纯有些苦恼,可为了长生,咬牙再次尝试,就这样磕磕绊绊,直至到了傍晚,他始终没有感受到体内的气。

    他不知道,即便是资质绝佳之人,若没有外力,单纯去修行这紫气驭鼎功的第一层,也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而他这里才几个时辰,根本就不可能有气感。

    此刻全身酸痛,白小纯伸了个懒腰,正要去洗把脸,突然的,从门外传来阵阵吵闹之声,白小纯把头伸出窗外,立刻看到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一脸铁青的站在火灶房院子的大门外。

    “是谁顶替了我许宝财的名额,给我滚出来!”

    =========

    正式更新啦!新书如小树苗一样鲜嫩,急需呵护啊,求推荐票,求收藏!!!推荐,推荐,推荐,收藏,收藏,收藏,重要的事,三遍三遍!!!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热点聚焦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